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栽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西陆文学网
 

栽 水

“开会啰!开会啰!村里的当家人都听好啦!马上到学校集中开会,有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天刚朦朦亮,小牛村的村长魏光贤就拉长着嗓门从村头嚷嚷到村尾,村中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被魏光贤那刺耳的嗓音从睡中吵醒,就连村中的狗都觉得烦,一路跟随着魏光贤咬个不休,公鸡也跟着不停地打鸣,整个村庄顿时一片骚动,犹如上演着一首败笔的交响曲。

“是哪家的黄牛丟了,大过年的在村子里嚎叫些什么?把我的发财梦都吵醒了!”段其水打开木楼的窗户,向走到他家屋后的魏光贤满腹牢骚。“你这挨千刀的懒猪,正月十六都早过了,你的年到底要过到哪天?像你这样好吃懒做的东西,巴不得天天都过年呢?连你魏二爷都敢叫牛,你真是狗胆包天,太阳都要把屁股烤焦了,你看人家黑二牛是怎么做的,现在已经到龙潭里担回两挑水了,还不赶快给我滚起来开会,等会儿我见不到你,亲自来请你就不客气了。”听魏光贤这么一吼,段其水悄悄把头缩进窗户里,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再也不敢出声了。

段其水是小牛村赫赫有名的大懒鬼,整天游手好闲,连水都不帮媳妇担一挑。他的鼻子十分灵敏,村子里办红白喜事都有他的份,哪家来不来客人他都知道。倘若村里哪家来了客人,待到吃饭时,他总找借口去人家借锄头、镰刀、斧子什么的,只要人家喊吃饭,总是毫不客气地坐下吃起来,结果喝得稀迷烂醉,整天睡在家里,不能上山做农活,唉!真是苦了老婆凤。他连亲都不怕,唯独最怕魏光贤,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魏光贤是咱们村里最大的官,得罪不起,要是得哪天罪了村长,政府有什么好处安排不到家可亏大了。就拿前几天来说吧!“四群”教育联系小牛村的农科局到村子里搞春节前慰问困难户,整个村仅十户名额,他家是其中之一,免费获得一袋米和一桶油,足够全家吃个把月,还不知从心底怎么魏光贤呢!这次开会一定得去,因为共产党如今开会不是罚钱了,而是改为发钱了,要是不去,自己应得的那份就会被别人占去。段其水真是个什么都能吃,就是唯一不能吃亏的人。

由于段其水整天烂醉如泥,加之满身发臭的酒精味,老婆只得专门在木楼上为他布置了一个猪窝。既然村长都下了死命令,段其水不敢再装疯卖傻。他依依不舍地从热乎乎的被窝里钻出来,柔柔被酒精麻痹得像鸡屁眼般红肿的眼睛,慢慢穿上从过年就穿到现在,舍不得换洗的那套西装,从木楼上歪歪斜斜走到堂屋里。们都到野猪村委会的完小上学去了,老婆天还没亮就拉着牛车送粪到地里,家里只剩下他一人。段其水生怕开会迟到,连脸都顾不上冼,急忙往村头闲置的学校里奔去。他原以为自己来得挺早,不料全村的男男女女都整整齐齐地坐在学校的教室里,正等着他一人没到场开会呢!他悄悄从教室的后门钻进人群,在后排找个矮小的橙子将身子缩成一团低头坐下,村长点名时好为自己作辩护。

“段其水……段其水来了吗?”听到讲台上坐着主持会议的魏光贤叫他的名字,段其水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回答:“魏二爷!孙子早到了。”“你接着吹吧!全村人都在开会,以为躲在后排就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吗?下次开会给我来早点,真是无组织,无纪律!”魏光贤不留情面的批评了段其水一顿。“好了,该来开会的当家人都到齐了,现在开会啦!”魏光贤开始主持会议。“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就坐主席台上的这位领导,想必大多数村民都比较熟悉的,他是农科局派来我们村搞‘四群’教育的联终员秦诗赋同志,到我们村工作已经一年多了,他可是我们村的大救星啊!为村我们解决了许多生产上的困难问题,大家掌声欢迎!”教室里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秦诗赋马上站起来,向在坐的村民深深躹了个躬,然后又文质彬彬的坐到座位上。其实村里人都熟悉秦诗赋呢!唯独段其水不长记性,他悄悄抬头窥视合肥到哪里治癫痫好那位坐在主席台上白白净净的年轻人,不正是春节前到他家慰问送米送油的领导吗?他还帮助咱们村修过路,发玉米种子给咱家栽过呢!他觉得自己的记性真被狗吃了。唉!这事也只能怪自己从来不参加村上组织召开的会议,每次都让老婆春凤来顶替他开会,由老婆为他传达共产党的方针政策,肯定有多少好处都别人占去了。这次秦诗赋来咱们村开群众会,一定又有什么好事了,得认认真真地听,不能轻易错过这次大好的机会啊!段其水心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网:www.sanwen.net )

正当段其水想若非非,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时,忽然听见台上的魏光贤提高噪音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主要是告诉大家,先辈们种下的树都在58年大跃进时期被砍光了,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水土流失严重,村中的水源已经受到影响,全村的人畜饮水将造成危险,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有水莫忘无水时,故在春耕生产未动之前,全村来一次栽水大行动。”魏光贤的话音未落,会场里就发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坐在前排的黑二牛首先站起来发言:“魏村长,我长这么大只听说过栽树、栽庄稼,可从未听说过栽水啊!你的这种提法真让人莫名其妙呢!能不能为大家解释清楚。”“哎呀呀!你这土包子,我们这里有龙潭,吃水不用愁,你没有到过边远山区吗?那些地方自古以来就缺水,政府早就在山区实施栽水工程了,意思就是在地下挖个坑,下时把水收藏到坑中,等缺水时取出来用,栽水其实就是挖小水窑啊!听懂了吗?”“听你解释后倒让我想起一件事,前几天舅舅家表弟,我到山心大石盆村做客,舅舅家用小水泵从地底下抽水上来做饭菜,还嘲笑他们山区地方玩风格,不用出动很多人去挑水,原来他们就从小水窑里抽水,这栽水工程真还有几分先进呢!我觉得可以做。”黑二牛终于理解了。听黑二牛这么一说,其他的村民也理解了魏光贤刚才说的话语。魏光贤又接着说:“为保证村里人将来不缺水,秦诗赋同志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呢!他积极向水务部门协调争取,把今年全县的人畜饮水安全工程项目争取到我们村里来实施;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前咱们村祖祖辈辈从未享受过政府的什么项目,只因政府把咱们村当成了“刁民村”,配备项目不肯干,久而久之,政府一提起小牛村就头疼,什么项目都不敢考虑咱们村子。自从农科局到咱们村搞‘四群’教育工作以来,为咱们村办了很多好事、实事,有效调动了大家建设的积极性,特别是联络员小秦,为了咱们村能致富奔小康,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我们得好好他呢!”“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只要父老乡亲们生活过得好了,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秦诗赋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谦虚地说。“我具体告诉大家一下,这次挖小水窖,每口小水窑国家补助现金2000元,水泥20包,钢筋25公斤,实行先建后补,希望大家都拥跃报名实施,千万莫错失良机,共产党这样的好政策是不会天天有的,过了这村楞就没那店了。”

说句心里话,小牛村的父老乡亲以前就已经吃了不少亏。十年前,政府修一条弹石路到亮山乡,为顺便解决小牛村交通闭塞的现状,道路规划时故意绕道经过小牛村。可村民们不理解,担心路修好车辆经过村子影响交通安全,养只鸡都会被的车辆碾死,固强烈反对道路从村子里经过,还集众到双龙镇去闹事呢!最后反倒吃了个交通闭塞的大亏,幸好农科局去年来搞“四群”教育修通了公路,不然小牛村就算再来20年也解决不了交通难题。

听魏光贤刚才这么一说,加之村民们先前吃过亏,都纷纷表示赞同,唯独段其水坐在那里大气不吭小气不出。他心里还在埋怨,早知道开这样无聊的会议,就是打死他都不愿意来,什么好处都没成都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捞到,真他妈的霉气。“段其水……段其水!你在那里发什么呆,别人都表态了,你家呢?到底建还是不建,放个屁啊!”正当段其水满腹牢骚时,突然听见魏光贤叫他的名字。段其水慢吞吞地站起来说:“魏二爷,我觉得你们实施的什么栽水工程根本不靠谱,我们祖祖辈辈都喝龙潭水,再说了,这么大的龙潭水从来就没有干过,怎么能说干就干了呢!简直胡说八道,有病才搞什么栽水工程,建什么小水窑,要建你们尽管建好了,我可不上这样无聊的当,与其修建小水窑,不如将建小水窑的补助款分了,到集市上打点酒喝喝才是实在的,就算我们全家干死都和别人没关系。”“段其水,你简直在放狗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叫你干啥就干啥!你什么素质,胡说八道些什么?”魏光贤急得火冒三丈,从座位上跳起来大骂段其水。“我再说一遍,你建还是不建?”魏光贤再次追问段其水。“魏二爷,以前做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这次可不跟你来这套,我就是不建,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建与不建那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我段其水从来不干没有利益的事。”段其水直扭着回答魏光贤。“你简直是头牛,我扭不过你,建就建,不建拉倒,但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家没水喝可别来烦我。”魏光贤几乎被段其水气炸了肺。他回过头对秦诗赋说:“小秦,全村102户人家,除了段其水家不建小水窑外,其余人家都同意建小水窖,等会儿我把花名册提供给你。”魏光贤说完后宣布散会。

为了在春雨来临之前完成小牛村的水窖建设工作,接下来的日子里,秦诗赋和魏光贤整天跟着水务局配来的技术人员,不分白天黑的奔波在村子里督促施工,加强技术指导。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赶在节来临之前按时按质完成了小牛村101口的小水窑建设任务,项目并顺利通过了水务局的验收,村民们也按期领取了小水窑建设补助款。

小牛村村民的小水窑是建好了,可这鬼天气真他妈的牛,数月来朝霞总是携带着炽热的阳光,晚霞却久久地吻着。天空中看不见一丝带雨的乌云,地上闻不到一丁点儿雨腥,从过年一直持续到端午节,老天都未下过一场及时雨。全县方圆几十里的村庄小河断流,坝塘干枯,水池露底,就连小牛村那涔涔流淌了数百年的龙潭也无缘无故地枯竭,再也渗不出一滴甘露。绵延群山草木奄奄一息,乡间田野里的农作物枯萎,农村人畜饮水困难加剧,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旱不知不觉地降临到了人间。

因为小牛村世世代代饮用龙潭水,水资源丰富,从未为饮水问题而发愁,故连一个像样的畜水池都未修建,让原先充足的水资源白白流失。这下可好了,此次持续干旱,小牛村反而成了重灾区。

灾情就是命令,民生高于一切。灾情发生后,村长魏光贤和“四群”教育联络员秦诗赋及时向野猪村民委汇报灾情,野猪村民委又向双龙镇政府汇报灾情,灾情逐级汇报到了县政府,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领导们亲自深入受旱灾最严重的小牛村调研抗旱救灾工作,对抗旱救灾工作进行安排和部署,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双龙镇镇长为副组长,水务、农科、财政等部门领导为成员的抗旱救灾领导小组,并特别指定“四群”教育联络员秦诗赋为小牛村抗旱救灾工作队队长,专门负责小牛村的抗旱救灾工作。

接到命令后,秦诗赋不敢掉以轻心,他心里万般清楚,小牛村甭说因此次干旱渴死了人,就算渴死只鸡他都脱不了干系,上级领导同样会拿他试问。为保证抗旱救助工作不漏一户,不掉一人,不落下一只小鸡,秦诗赋和魏光贤挨家挨户核查旱情及群众的人畜饮水情况,并将核查统计结果逐级上报到县政府。县政府立即组织抗旱应急送水车队,从60里开外的红旗水库运水到小牛村,解决小牛村人畜饮水难题。村民们预先修建好的小水窑排上了用场,经过10多辆抗旱应急送水车日夜奋战,一个个小水窑喝得饱饱的,小牛村的人畜饮太原治疗癫痫病哪最好水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看着盛满政府爱心的小水窑,村民们个个眉开眼笑,秦诗赋和魏光贤也笑了,他们笑得十分开心。

“魏二爷!魏二爷!魏二爷在家吗?”正当秦诗赋和魏光贤为解决小牛村的人畜饮水问题而庆祝时,段其水急匆匆找上门来。“谁啊!大中午的在外面嚎叫些什么?能不能让人过几天安逸日子。”魏光贤吼道。“魏二爷,你听不出来吗?我是你孙子段其水呀!”“我可没有你这样不听人话的柴葛根孙子,早听出你那牛嗓门了,吵什么吵,我来开门给你。”魏光贤一面嚼着嘴里的花生米,一面放下手中的筷子,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为段其水开门。段其水一见到魏光贤,嘴像热锅里爆炒着的黄豆,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原来,政府拉水来抗旱救援,由于段其水家没建小水窑,致使抗旱救援的水无处装,他把家中所有的盆盆罐罐都搬出来装水,始终装不完拉来抗旱救援的一大车水,段其水没办法,只好向魏光贤求助来了。

段其水脸红筋胀地对魏光贤说:“魏二爷,政府的运水车就停在家门口,我家没什么装水,你得帮帮我。”“天塌下来也得吃饭啊!快进屋吃了饭再说。”魏光贤把门打开后转身就向屋里走去,段其水屁颠屁颠的跟在魏光贤后面。“魏二爷!你别逗我了,火烧眉毛事在眼前,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喝酒啊!”秦诗赋见段其水走进来,赶忙站起来跟他打招呼,叫他坐下一起吃饭。“你不是挺能吃能喝吗?整天东家吃到西家,什么时候学会客气了!”魏光贤豪不留情地指责段其水。“魏二爷,就算你们吃龙肉我都吃不下去了,你还是快快为我想个法子啊!”段其水心急如焚地对魏光贤说。“你自己不是说过,就算渴死也不干我的事吗?现在反而找上门来了。”“魏二爷,只怪我一时糊涂,你老人不记小人过。”“当初求奶奶告老爹的劝你建小水窑,你就是不听,现在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你自己的事还是自己解决吧!我可帮不了你这个比天还大的忙。”魏光贤只不过想吓唬吓唬他罢了,其实他心明白,要是渴死了段其水家的一只鸡,他和秦诗赋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这事还得妥善处理好。“你到底吃早饭了没有,没吃就快点过来,难道还要我背你不成。”魏光贤不耐烦地说。“魏二爷,我已经吃过了,求求你们能不能快点,拉水的司机还在等着我回话呢!如果找不到装水的地方,水就会被拉走,到时候我家就真的惨了,一家人非得渴死不可。”段其水不停的哀求着。“那你先坐着,等我们吃完饭再说吧!”魏光贤故意弄个长把伞给段其水扛着,自己坐下继续吃饭。见此情景,已经吃饱饭的秦诗赋抹抹嘴唇上的饭粒慢慢出来解围。“魏村长,咱们还是吃快点,段其水等在这儿没什么,关键是拉到的水正等着我们去处理呢!要是司机把水拉走了,那麻烦就大了。”“好的,我也吃饱了,只是我真的不想帮这头牵着不走,赶着倒退的笨牛。”魏光贤说完后站起来穿上衣服,慢腾腾地跟着秦诗赋向段其水家走去。

送水车停在段其水家的大门口,开车的司机正坐在驾驶室里打着呼噜,他家的院子里摆满装水的缸缸罐罐。段其水一到家门口就冲向拉水车敲打着车门直喊:“莫司机!莫司机……快醒醒!快醒醒,我们村长和县里派住抗旱的领导来了!”段其水的一阵狂敲,吵醒了车子中正在打呼噜的莫司机。“敲什么敲?没看见我在睡午睡吗?”拉水的莫司机把车门打开,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然后慢条斯理地从车上走下来。“莫司机!吃中午饭了没有?如果没吃就到我家吃顿便饭吧!”魏光贤急忙抢上去搭讪。“我的魏大村长,现在都下午两点多钟了,你们的中午饭也吃得太长了吧!把我留在这里痴汉等老婆,为何让我等这么长的,你们什么意思?我只负责拉水,其他村还等着我送水过去呢!你们要不要拉倒。”莫司机不高兴地说。“莫司机,你别生气,我们也是刚忙完回家吃饭的,只因他家当初没建小水窑,才会惹山东哪治疗癫痫靠谱,医院要这样选出这么大的麻烦,我们正在想办法呢!”魏光贤解释道。“那就动作快点,我可没功夫陪你们。”莫司机说完后,又继续钻进车里睡觉去了。

莫司机钻进车里睡觉后,魏光贤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在段其水家门口乱转,拍破脑门都想不出解决问题的法子,只有拿段其水出气,将段其水骂得坐在地上直叫爹喊娘,惹得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走出家门看他的笑话。站在一旁的秦诗赋实在看下去了,他把魏光贤拉到段其水家的院子里说:“老魏,你现在责怪段其水有什么用呢?关键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来才是上策。”“小秦,我现在真的没折了,你年轻比我聪明,快快为段其水想个万全之策吧!”“老魏!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你先别着急!”

段其水家的房屋座西朝东,房屋四周用水泥砖围起来,形成了一个特别大的院子,正房的左边是猪圈和耳房,右边是一个用竹篱笆围成的菜园子。秦诗赋到菜园里转了几圈,脑子里瞬间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定点,但他没说什么,一个劲的摇晃着头走出菜园。“小秦,你到底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我都快急死了!”魏光贤一面问秦诗赋,一面用衣袖擦拭额头上流出的汗珠。“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难度太大了,恐怕行不通。”“你就别卖官子了,快快讲来听听。”“栽水搭建临时小水窑,这么热的天气,只有把水栽到地下,才能保持水不被蒸发。”“那怎么个栽法,建一个小水窑得花个把月的时间,简直是做白日梦,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秦诗赋将魏光贤引到菜园里,把自己的设想一一向魏光贤讲解。“我们在他家的这块菜园里挖一个长四米、宽三米、高两米的长方形土坑,土坑底部和四周用整块上等质量的塑料布围起来,为防止漏水多加几层,土坑周围用两层水泥砖压紧塑料布,顶部用长木板盖好,为防止水蒸发,在长木板上铺垫两层塑料布,用大量的土铺在塑料布上,土坑的右下角留一个进水和打水的正方形孔,一个临时的小水窑不就建起来了吗?我们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他家小水窑建设问题,只有慢慢去求水务局的领导,专门为他家新项目了。”“这样的方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曾经见到过那些种“三七”的老板就是这样搭建临时水窖的,可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完成啊!”魏光贤叹息说。“这件事一定行得通,关键是看你这个当村长的有没有号召力了!把全村正看热闹的男女老少组织起来挖土坑,再派人和段其水骑上三轮摩托车到双龙镇买塑料布不就结了吗?”

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魏光贤凭着自己在村中的威信,立即派村中拥有三轮摩托车的殷三和段其水到镇上去买塑料布,然后组织全村男女老少60余人,身强力壮的男子挖坑,年轻们运土,年老的找长木板,小孩子们搬运水泥砖,众志成城帮助段其水家抗旱搭建临时小水窑。在这次抢建小水窑战斗中,魏光贤负责组织发动群众和材料调供,秦诗赋负责技术指导,全村男女老少通力协作,就连睡在拉水车上打呼噜的莫司机,也被这样宏大的场面所,自觉投入到抗旱抢建临时小水窑这支庞大的队伍中。经过近五个小时的持续战斗,到了晚上7点多钟,一口完完整整,能够容纳20余方水的临时小水窑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夜幕渐渐降临,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依稀离开段其水家,清澈的爱心之水正缓缓流进段其水家临时搭建的小水窑里,叮咚的流水声似一首爱的赞歌,正歌颂着小牛村奋进、战天斗地的人们。

可经过这次深刻教训的段其水,直到夜深人静时仍然坐在临时小水窑旁,眼睛里还在不停地渗出感激不尽的泪水……

(2015年发表于《普者黑》杂志)

作者:霆宇,原名钱荣俊,苗族,生于1975年12月,文山州作家协会会员,丘北县财政局职工,在各类刊物上发表过、、等!!!!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