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小谷院里说闲话] 羑河纪实之一0五小谷院里说闲话文生老忠苦于…

时间:2021-08-28 来源:西陆文学网
 

羑河纪实之一0五

小谷院里说闲话

文生

老忠苦于兄弟之间常因观念不同闹腾。老辈人说家里是谈的地方,不要无谓争论,也被称为压制言论自由。这回老忠去了一下城里,又听了弟弟如祥林嫂一样的唠叨,心里很不爽。听到人们说老文在村墙根下的说法,觉着有趣,想听听老文的说法,就去小谷院里找老文,说,哥们,说说闲话。

老文听了老忠的诉苦后,说,这个呢,不能说没有道理。头儿就得票选,权力就得分开,只是怕你不听……

老忠说,俺听你说,诸葛亮当年就应该提出票选,使汉家避免战乱。( 网:www.sanwen.net )

老文说,那是口误,俺现在想起来还觉的好笑。《隆中对》说的是先在川蜀建立地盘,然后一统,搞成三国是后来的事实。

老忠说,你当时是说,要真是一人一票,那曹操凭选票可以当选,俺觉着有点道理,这样曹操不用高唱“烈士暮年,壮士不已”,用武力使江山一统了。

老文说,别说了,俺已经成为人家的笑话把子。人家说俺读了半辈子书,国和权都分不清,把三国分立说成三权分立,《三国演义》成了《三权演义》,丢死人了,不要说了,俺也说不出啥。

老忠说,俺觉的你不象是在开玩笑。票选是好东西。

老文说,你弟好说那一套,俺知道。诸葛亮再聪明,也不会这个观念,就是有,也不会提出,因为明摆着谁会当选,实际就是和平演变,文的方法换掉汉家天下。闲话别当真。

老忠说,俺总觉的不对劲,可又说不清道不明,说不过人。

老文说,你和一个抬杠的人能说出什么来?不是俺说你,你真的很笨。抬杠的人只认死理儿,不看现实。

老忠说,不是呀。搞那个啥子的国家,都富的不行,人们想啥就有啥。只要实行,就能立马发达起来,过上好日子。

老文说,那是人家,咱们又不是不搞。咱石儿童癫痫病治疗能否林黑塔村和许多村一样,一人一票选村干部也有快四十多年了,村里富起来了吗?

老忠反问,你说呢?

老文微笑,说,一言难尽。

老忠问,你投的票,是投给你想选的人吗?

这回老文反问,你说呢?

这回老忠微笑,说,不要问那么多。

老文说,那俺也就不说了。

老忠说,别呀。你我从小就听老人家说的话过来的,要关心国家大事么。

老文说,俺是小老百姓,只关心柴米油盐。

老忠生了气,说,不想给俺说心里话了是不是?那好,俺以后不找你这个兄弟说话了。

老文说,瞧你,一说你就急,你这样子啥能说服人。

老忠说,这才是兄弟。

老文苦笑了一下,说,咱关系再好,也比不上你们亲兄弟,打断腿还连着筋呢。吵归吵,该啥还是啥。

老忠问,你说他们为啥能那样搞呢?不怕乱吗?

老文说,你看看那些国家是些什么国家?

老忠说,俺看不出来。

老文说,这是地图,你看他们口中的灯塔国是个啥样?

老忠说,基本上是个大平原吧?

老文说,平原要是没有靠山,那会啥样?

老忠说,没有安全感,事实上会被动挨打。

老文说,对,所以北宋基本上就是一部被人打历史,就是因为没了燕云十六州。

老忠说,这和那个国家有什么关系?

老文说,有,要不为啥从一个几个小邦结合体一直打到现在这个模样?还把里面的原住民都杀的没几个了。

老忠问,他们为啥能搞那一套呢?

老文说,地理原因使地方无法割据。还有,俺想了很长,想出了一点东西。

老忠说,你说说。

老文说:蛇无头不行,家无头不中,国无头不稳。没了皇帝,他们得定期得选一个人出头。

老忠问:为湖北小儿癫痫病医院啥要定期呢?

老文说,不这样,那成了啥了?

老忠笑了,说,那还不如不反皇帝。

老文说,国家必须以最低的成本推出的领导人,以最低成本运转政府。

老忠不解,问,嗯?

老文说,从前是靠武力,谁的力气大谁当头,如果这样,天天没完没了的打,人们还活不活了?不用等别人上门,自己就把自己杀了半死。于是就发明了父死子承的办法,这样啊,领导人的产生就不用老打来打去了。

老忠说,可是兄弟之间还会打来打去的。

老文说,所以进一步规定非长子不得继承。

老忠说,这个俺知道,还有兄死弟继呢。

老文说,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国家。

老忠说,咱们羑河上的商朝就是这样。

老文说,那是没有办法,那时人们大多数人能活到二、三十来岁就不错了,生下来的顶多是上小学的年龄,能干咱?只能让兄弟接着干。

老忠说,那么传说中的禅让制也是这个原因?

老文说,对,还是兄终弟继之前的事,三皇五帝时的事。一本从古墓里出的书中说,事实是靠武力解决的,禅让是后来人的美化。总之,人们能不用暴力解决就不用暴力解决,不用暴力解决问题,成本就低。可是我们总是用暴力解决问题,要不也就不会有二十四史了。这个观念许多人心里还有,不是凭规矩办事,总想凭拳头解决问题。

老忠说,但是父死子继并不能产生好领导人。

老文说,这个是现实,人们早就看出来了,所以墨子就说要选贤举能,再进一步就是定期选。但只能说说而已。

老忠问,为啥?

老文说,条件不具备呀。

老忠问,啥条件?

老文说,领导人要按大家认同的规矩产生后第一时间让人们知道。在小农条件下,大家知道皇帝是老子没了大儿子接着当,这样就不会心乱。要是不这样,当官的忙于和皇帝的儿子拉帮结派,社会就会随时动乱,人们心里就不安定。秦始皇就是因为没定治癫痫的费用太子,加上搞暴政,给了赵高李斯机会,同时不知多少人产生了刘、项之念。

老忠:刘项?

老文说:就是刘邦和项羽,他们看了秦始皇巡视时就有了非份之想,这个是可取而代之,那个是大丈夫当如此。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有人在深山老林里搞土皇帝这一套,让老百姓在他面前称臣民。

老忠说,可不是,别说深山老林,城中村里也有这样的人。刚才咱们说的是票选。

老文说,这也需要条件。现在一个村里搞票选,还有人放下回来参选,现在许多人在外面也不回来参选。咱这个乡搞乡选,从东头走到西头得走半天,凭人传话能让人同时得知结果?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人们知道选举结果,不然就会导致混乱。国家那么大,在小农条件下,如果票选,只能先选出代表,再由代表选,就是为了最短时间让结果出来。说起来,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其实是议员们选出来的。这并不代表多数人。就是真的搞一人一票,也不是得票多人的当选。美国,这些年就出了少数票当选总统的人,还不至一个。

老忠说,听人说,人家搞的是双轨制。

老文说,双轨制还是咱们中国的知识产权呢。其实大多数国家都是大众选举和精英选举相结合的。有的还是双重双轨制,就这还会选出不靠谱的。皇帝老儿一死,太子上位,只要把消息传下去就中了。一人一票的大选,是电台普及后的产物。要是还凭走路,的选举结果,信息传到北方,得十天半月,要是多轮的话,信息半年也不能准确传达到全国。

老忠说,凭马传递呀。

老文说,那得养多少马?

老忠说,还可用信鸽呀。

老文笑了,你联想也真丰富。也不中,那得需要多少信鸽?成本还是太高,又会成为斗鸡走马胜读书的新版。

老忠说,那懂电台的人……

老文说,这个没事,因为电台首先是民用,没人能垄断信息,到了现在更是如此,一举手机,就立即有图有声有文有真相。

老忠问,你说,成本重的是那些?

老文说,明代成本很高,得养几百万朱元璋的子孙。继发性癫痫病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

老忠说,啥人参加选举呢。

老文说,理论上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现实中应该是吃公粮的才能成为被选举人,因为吃公粮,才能站在国家局面上考虑问题。好多外国政治家,先从竞选议员做起,有了议员身份才能参选。咱们国家,就得经过好多岗位的厉炼干出来。

老忠说,那你说,俺兄弟宣扬的那一套……,成本不低,没完没了的竞选活动。

老文说,靠你的团队能筹到多少钱,靠你的演说能吸引到多少人。

老忠说,君主立宪制中不中?好多国家也是在这么搞的。

老文说,有它的合理性。但对咱们来说,绝对是行不通了,清朝已经完全失掉了人心。

老忠说,多党制呢?

老文说,国民党中有好多派别,结果是各路军阀武装割据,代表集团的小利益,也不行。历史上,我们也吃过不少朋党争斗之苦,朋党就是把小团体的利益放的比天还大,为反对而反对,现实中特别的地方也在吃这方面的苦头。

老忠说,哦。但是外国人不怕?

老文说,其实他们也苦于这个,只不过大家都遵守游戏规则,不至于兵戈相见。

老忠说,那咱们——

老文说,规则意识还在培养中。

老忠说,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为了过太平日子,过好日子。

老文说,这就要靠一心一意的搞经济,目前经济内外不利因素很多,力量应对,无论意识、战略、战术上的挑战都很多,都要统一思想,集中精力应对,分不得心。外国人只要在战术上下功夫就行了,再说他们还有盟友帮助。咱们只能靠自己。外国的好多东西是好的,但是“法乎其上,得乎其中;法乎其中,仅得其下。”不争论,走自己的路。

老忠点头,事实上很多东西还没有明白,说,在老房子里想的就是深,说的闲话就是不一样。

老文笑笑,说,少了许多俗念而已。

羑河纪实系列为

2018年11月3日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