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房权争夺战中国民间

时间:2021-07-09 来源:西陆文学网
 

 一

  李淑芳在一家工厂上班。这天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弯下腰想脱鞋子,却一眼看到客厅地上有很多碎瓷片。

  她大吃一惊,直起腰向储物柜上望去,果然,那个瓷瓶不见了。

  瓷瓶是丈夫何元山几天前花了五万块钱买回来的,据说是明代万历年间的古董,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当时李淑芳就担心,这么贵重的东西摆放在家里,万一被人偷了可怎么办?没想到,瓷瓶没落在小偷手里,却落在地上摔碎了。可无缘无故的,它怎么会掉下来?

  李淑芳正想着,她的宠物猫咪咪从屋里跑出来,“喵”的一声,纵身扑进她的怀里。李淑芳恍然大悟,是咪咪惹的祸,它跳上了柜子,将瓷瓶碰到了地下。她没好气地轻打了一下咪咪:“你闯大祸了。”

  正在这时,门开了,何元山开门进屋,见李淑芳愣在门口,推了她一下:“干吗呢?为什么不进屋?”

  李淑芳急忙让出地方,小心翼翼地说:“元山,咪咪……咪咪把你的瓷瓶弄碎了。”

  何元山大吃一惊,看着一地的碎瓷片,他狠狠地往地上砸了一拳,大吼:“这……这就是我那五万块?这该死的猫,我要杀了它。”

  何元山冲过来,伸手要抢李淑芳手里的猫,李淑芳吓了一跳,往旁一躲,说:“咪咪又不知道你那瓶子值钱,它也不是故意的,你拿它撒气干啥呀?”

  “我不拿它撒气拿谁撒气?”何元山瞪着眼睛,简直要把李淑芳吞下去:“咱家总共有几个五万块?我还指望这瓶子能帮我再赚点儿呢,这下好了,血本无归,你……你把它给我。”

  李淑芳劝道:昆明军海脑科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瓶子已经打了,你就算揍它一顿也没用,还是消消气吧。”

  何元山也不说话,伸手就去抢咪咪,这下李淑芳生气了,大声说:“拿一只猫撒气,你还是不是男人?当初你就不应该买这东西,更不应该把它放在明处。你想杀了它?做梦,动它一根毫毛我跟你急。”

  何元山大怒,指着咪咪对李淑芳说:“你给不给?”

  李淑芳抱紧了咪咪,怒视着何元山。何元山一字一句地说:“我早就瞅咪咪不顺眼了,今天你要是不让我收拾它,咱们的日子也就过到头了,你干脆就跟它过吧,咱俩离婚。”

  李淑芳感到一阵悲哀,她的情绪失控了:“离就离,别以为我怕你,跟只猫过也比跟你过强,最起码猫不会背叛我,不会害死我的儿子……”

  何元山不等她说完,大步冲出门去。李淑芳抱着咪咪跌坐在地上。

  三年前,何元山跟一个寡妇勾搭在一起,自以为做得隐秘,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一天消息传到李淑芳的耳朵里,李淑芳气炸了肺,跟何元山又打又闹,家里一刻不得安生。他们七岁的儿子厌烦了这种吵架,在那段时间里,他们一吵,儿子就跑出去,结果有一天晚上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出了车祸。儿子在临死的时候对何元山说:“爸,我恨你。”

  儿子的死,不但让何元山后悔不已,更让李淑芳对何元山恨之入骨,当时她就想跟何元山离婚,但何元山苦苦哀求她,于是他们又在一起过了三年。

  可是,毕竟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这三年两人过得还算可以,如今因为一只猫离婚,事情做得未免有些荒唐。李淑芳伤心之后,开始理性地分析事情,她想,毕竟五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陕西治癫痫病好的医院何元山因此大发雷霆也是应该的,只是他迁罪于咪咪毫无意义。刚才她的表现也有些过激,应该和何元山好好谈谈。

  想到这里,李淑芳给何元山打了个电话,可是何元山的手机却提示关机。或许他还生着气,不想接自己的电话。李淑芳决定去找何元山。

  二

  何元山自己开了家照相馆,忙的时候就住在那里。李淑芳来到照相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照相馆已经关门,李淑芳刚想敲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她不由得一愣。

  照相馆的生意虽然一般,但一个人毕竟忙不过来,何元山便雇了一个女孩红梅帮忙。红梅二十来岁,长得还算不错,挺勤快。李淑芳见过这女孩几次。红梅不是本地人,她在离照相馆不远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住,现在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去?如果里面不是她,那还能是谁?

  李淑芳的心里蓦地腾起一股不祥的感觉,她轻手轻脚地来到街对面,捡了块砖头,又轻手轻脚地回来,狠狠地砸在玻璃上,随着“哗啦”一声响,里面传来何元山愤怒的吼声:“谁?”

  李淑芳不理,伸手进去打开窗户,迅速地跳了进去,她三步并作两步闯进里屋,床上不堪入目的情景立刻映入眼中。何元山和红梅用被子、衣服遮掩着赤裸的身子,惊慌地看着李淑芳。李淑芳指着何元山大骂:“亏了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原来,你早就跟这个小妖精搅在了一起,你……你太没良心了!”

  何元山结结巴巴地要解释,李淑芳才不听呢,一转头,她看见桌子上放着数码相机,一把抄过来,镜头对准两人就拍。

  何元山扑上来阻止,红梅倒镇定下来,一把拉住他说:“让针灸可治疗癫痫病吗她拍吧,反正我们将来也要结婚,没啥了不起的。”

  李淑芳一愣,她真小瞧了这个女孩子,平时看不出什么,关键时刻竟然这么有主意。她当然不会客气,有了照片就有了证据,这在离婚的时候对自己有利。她拍了几张照片后,转身要走,红梅却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大声说:“别走啊,有些事情我们还得告诉你呢,其实……那个瓷瓶是假的,连三百块钱都不值,元山说五万块是骗你的,瓷瓶也不是猫打碎的。”

  李淑芳吃了一惊,停下脚步,她不想跟红梅说话,就问何元山:“她说的是真的吗?那你为什么告诉我说你花了五万块?”

  这时,李淑芳已经隐隐约约明白了事情真相,可是她太过震惊,简直不敢相信,“不是咪咪?那是谁打碎的?”

  “是我呀。”何元山迅速地系好腰带,“今天下午你下班前我已经回去过一趟了,我把瓷瓶摔在地上,然后离开家。”

  李淑芳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想找借口跟我离婚才这么干的?”

  何元山说:“对,没错,我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我不想和你再这么过下去了,我觉得过的没意思。还有,咱家的钱都是我挣的,离婚后全分给你我可不甘心,所以我得先弄一些出来。”说完,何元山突然抢过李淑芳手里的数码相机,撒腿就跑。

  李淑芳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时相机已经落入了何元山的手里,这时她才发现,跟何元山说话这功夫,不知何时红梅已溜出了店,原来,红梅用话拖住李淑芳,就是为了赢得穿衣服和逃跑的时间,然后何元山再抢走相机,李淑芳手里再没有任何证据。

  李淑芳追了出去,可何元山和红梅早已没了踪影。李淑癫痫病有效的方法是什么芳一口气无处发泄,回到屋里捧起电脑就想摔下去,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下了,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何元山的皮包。打开皮包翻了一遍,意外地看到了几张车票。

  四天前,何元山说去省城进货,可是这几张车票却是到一个叫德裕的小镇上的,这是怎么回事?何元山这个混蛋,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从今以后,他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李淑芳咬牙切齿地给何元山发了个短信:王八蛋,我成全你,什么都给你,但房子归我,你要敢跟我抢,我就跟你没完。

  三

  第二天两人就到了法院,按理说,何元山有了外遇,李淑芳应该在分割家产时占据优势,但是何元山不承认自己有外遇,李淑芳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这点,所以只能正常分割。而分割的焦点集中在了房子上。

  他们现在住的楼房,是四年前两人花了三十一万元钱买下来的。近年来房价一个劲地上涨,而且小区周围更在大兴土木,眼看着房价还会上升,所以何元山决不肯放弃房子,而李淑芳就跟着了魔似的,也要房子,房子是她现在唯一的生活寄托。法院调解员建议,根据现在房子的市价,这套房子值四十万,谁最终拥有这套房子,另一方能得到二十万元补偿款。

  听到这儿,李淑芳呆住了。何元山开着一个照相馆,又早有异心,背着李淑芳没少攒私房钱;但李淑芳就不同了,只靠着上班那点死工资,又全用到了家里,自己根本就没有钱。为了这所房子,哪怕是出一万块钱,她也得四处求借,但二十万,她借都借不到那么多啊。她绝望地说:“我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但我能不能慢慢还给他……”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