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吴文英《唐多令》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时间:2021-07-03 来源:西陆文学网
 

【原文】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系裙带住,漫长是、系行舟。


【译文】

  怎样合成一个“愁”,是离别之人的心上加个秋。纵然是秋雨停歇之后,风吹芭蕉的叶片,也吹出冷气飕飕。别人都说是晚凉时的天气最好,可是我却害怕登上高楼,那明月光下的清景,更加令我愁绪滋生。以前的情事如梦一样去悠悠,就像是花飞花谢,就像是滚滚的烟波般向东流去,群群的燕子已经飞回南方的故乡,只有我这游子还在异地停留。丝丝垂柳不能系住她的裙带,却牢牢地拴住我的行舟。


【赏析一】

  吴文英的这首《唐多令》写的是羁旅怀人。全词字句不事雕琢,自然浑成,在吴词中为别调。

  就内容而论可分两段,然与此的自然分片不相吻合。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为第一段,起笔写羁旅秋思,酿足了愁情,目的是为写别情蓄势。前二句先点“愁”字,语带双关。从词情看,这是说造成这些愁情的,是离人悲秋的缘故,秋思是平常的,说离人秋思方可称愁,单就这点说命意便有出奇制胜之处。从字面看,“愁”字是由“秋心”二字拼合而成,所以此二字又近于字谜游戏。这种手法,古代歌谣中经常可见,王士�G谓此二句为“《子夜》变体”,具“滑稽之隽”(《花草蒙拾》),是道著语。此词以“秋心”合成“愁”字,是离合体,皆入谜格,故是“变体”。此处似乎是信手拈来,涉笔成趣,毫无造作之嫌,且紧扣主题秋思离愁,实不该以“油腔滑调”(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目之。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两句一问一答,开篇即出以唱叹,而且凿空道来,实可称倒折之笔。下句“纵芭蕉不雨也飕飕”是说,虽然没有下雨,但芭蕉也会因飕飕秋风,发出凄凉的声响。这分明想告诉读者,先时有过雨来。而起首愁生何处的问题,正由此处蕉雨惹起。所以前二句即由此倒西宁好的癫痫病医院折出来,平添千回百折之感。秋雨初停,天凉如水,明月东升,正是登楼纳凉赏月的好时候。“都道晚凉天气好”,可谓人云亦云,而“有明月,怕登楼”,才是客子真实独特的心理写照。“月是故乡明”,望月是难免会触动乡思离愁的。这三句没有直说愁,却通过客子心口不一的描写把它充分地表现了。

  秋属岁未,颇容易使人联想到晚岁。过片就叹息年光过尽,往事如梦。“花空烟水流”是比喻青春岁月的流逝,又是赋写秋景,兼有二义之妙。由此可见客子是长期飘泊在外,老大未回之人。看到燕子辞巢而去,心生无限感慨。“燕辞归”与“客尚淹留”,两相对照,自可见人不如候鸟。以上蕉雨、明月、落花、流水、去燕……虽无非秋景,而又不是一般的秋景,于中无往而非客愁,这也就是“离人心上秋”的具体形象化了。

  此下“垂柳不萦裙带住,谩长是、系行舟”为第二段,写客中孤寂的感叹。“垂柳”是眼中秋景,而又关离情别事写来承接自然。“萦”、“系”二字均由柳丝绵长思出,十分形象。“垂柳不萦裙带住”一句写的是其人已去,“裙带”二字暗示对方的身份和彼此之间的关系:“谩长是,系行舟”二句是自况,意思是自己不能随去。羁身异乡,又成孤零,本就有双重悲愁,何况离自己而去者又是一位情侣呢。由此方见篇着“离人”二字具有更多一重含意,是离乡又逢离别的人啊,其愁也就更其难堪了。伊人已去而自己既留,必有不得已的理由,却不明说(也无须说),只是埋怨柳丝或系或不系,无赖至极,却又耐人寻味。“燕辞归、客尚淹留”句与此三句,又形成比兴关系,情景相映成趣。

  全词第一段对于羁旅秋思着墨较多,渲染较详,为后边描写蓄足了力量。第二段写字中怀人,着笔简洁明快,发语恰到好处,毫无拖沓之感。较之作者的其它作品,此词确有其独到之处。


【赏析二】

  作者写词的此时心情是愁情是由心中的离思与眼前的秋景会合而成。怀离心而怕对秋景,因秋景而撩动离心,在这里正物我双会、情景相生。与恋人欢聚的情事恍然一梦,如花落水流之不返。

  念而今,恋癫娴每天都发作会有什么后果人已如燕之辞归,而自己则仍孤身作客他乡。人事之无情如此。对此,作者忽生奇想,把这一无可奈何的憾事归咎于眼前的垂柳、责怪它不系住不愿其归而归的伊人裙带,而偏偏系住了欲归而不得归的自已之行舟。这千丝万缕的柳条何颠倒错乱如此。


【赏析三】

  南宋词人吴文英系浙江宁波人,景定时,受知于丞相吴潜,往来于苏杭之间。他一生大都是做一点掌管文笔的小职务,生活很不得意。这首词便反映了他飘泊生涯中的失意情怀。

  从词题看,所写的内容是与一位友人的惜别。时值清秋季节,词人愁绪满怀地与朋友作别。劈头一句便以设问的语气写道:什么情况下最使人愁呢?离别之人正逢深秋。北宋词人柳永有句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说的正是这样的意思。吴词的新意在于“心上秋”三字,心灵上的悲凉与秋深之时的冷落相感应,才令人更为愁苦,这就比单纯外界自然的秋增加离愁要深入一筹。另外“心上秋”也正是一个“愁”字,这种语意学的运用也很新巧地点明了愁上加愁的蕴意。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是词人就眼前景物的感受。雨打芭蕉是令人惆怅的,在词人愁苦的心境中,纵然晴昼无雨,芭蕉只在秋风中的摇曳,也令人感到凉飕飕地凄楚。“飕飕”是词人心灵上的一种感觉,是诗人的情绪与外界景物的一种凝合,是诗人主观情感向外部世界的一种投射。“都道晚凉天气好”一句虽然写得极白,但却更反衬出词人心境的沉郁:清秋之夜,万里无云,明月朗照,这是一个团圆的象征,而对离别之人却成为引起无限遗憾的表态。在此情景下登楼远望,长路漫漫,这对于即将踏上征途的词人越发不堪其愁,不胜其苦了……

  上阕是就眼前之景抒发离别之愁。下阕拓宽一步,展示自己的心灵背景和深层意绪;青春年华和经历的种种悲观都如梦如烟地消逝了,心境正如这百花凋零的深秋一样空寂冷落,春天的花瓣,盛夏的绿叶都被时间的流水冲刷得不留一点痕迹,“年事梦中休”是词人心情的直抒;“花空烟水流”是形象化的比喻,“意”与“象”交融互补,就构成一个完满的诗的境界,令人玩味、沉吟,获得了想象的驰骋和美感的享受。“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萦裙带住,漫长十个月的宝宝癫痫前兆是、系行舟”。是两组“景”与“情”的对应反衬结构语式。前句中以秋深燕归的自然景象对比自身仍在外飘泊、有家不得归的苦痛情绪;后句中以垂柳柔条不能系住自身飘泊的行踪与家人同住,而只能长系行舟的象征性的对比,诉说一个“永恒的流浪者”的苦况。这样就把与友人的惜别赋予了较深层的内涵,使读者更能体会词人命笔时的复杂心情和离别之际的纷纷意绪。


【赏析四】

  这是一首写客中送别情景的词。

  作者巧妙地把“愁”字分解成“心”上“秋”两个字,来形容离别时人们的心情。他想到,往年的情事随着时间的消逝而过去,现在燕子都已经回去,为什么自己还淹留他乡?柳条的飘拂,引起了他无限的感触;它怎么不懂得要系住这位别离的人呢?整首词写得新巧细腻。


【赏析五】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其词作数量多,风格雅致,多是酬答、伤时、怀念之作。时称”词中李商隐“。《唐多令》即词牌名,也写作《糖多令》,又名《南楼令》,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四平韵,亦有前片第三句加一衬字者。这首《唐多令》是一首羁旅怀人之作。

  上片写离愁别绪之感。首先写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这愁是自何处生啊? 想来是发自心上人的相思之心。,起笔点出了羁旅而秋思,并为词作奠定了情感基调。从艺术手法看,词人常用了拆字的方法,词人运用”愁“字由”秋“、”心“二字合成,不但突出”秋“这样一个伤感的季节,而且也表明了”心“之愁绪。其中一个”离“字,不但有将”愁“分离成”秋“和”心“,而且突出了离愁别绪,思乡怀人的感受。接着写道:”纵芭蕉不雨也飕飕。“”纵“即即使,纵然之意。也就是说,即使没有下雨,但芭蕉也会因飕飕秋风而发出凄凉的声响。这一句突出了”秋风萧瑟“之感。接着上句,词人说:”都道晚凉天气好。“是的,有风无雨也是好天气。然而,”天气好“就”有明月“。对词人来说,也许就是一点寄托情感的希望。可是,商丘哪家可以治疗癫痫病真是这样却”怕登楼“。登楼远望,远望怀人,更何况还是明月的夜晚。望月怀远,难免没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情怀。心怀相思的人也不敢登高望远,生怕触景生情。所以,词人用一个”怕“字,暗示了月夜思乡怀人而又充满矛盾的心理。

  过片写道:”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意思是说,多年的往事在梦中休止,花空红,烟水自流。词人接上而来,感叹时光过尽,往事如梦,人已老矣。特别是”花空烟水流“一句,表面看来是在写景,实则表现了时光如水,人生的一切如梦一样,一切美好的将会成为”空烟“。接着说:”燕辞归、客尚淹留。“”淹留“即长期逗留。这两句的意思是说,燕子告辞巢穴而去(迁徙),而羁旅他乡之人还不能回去。这里,词人通过对比手法,把”燕辞归“与”客尚淹留“对照,表明候鸟还可以按时回归,而人就不如燕子。这样,在对比中,更加强化了”离人心上秋“的情怀。

  面对如此处境,羁旅之人感叹万分。接着写道:”垂柳不萦裙带住,谩长是,系行舟。“”裙带“往往比喻妻女、姊妹的亲属。这里,暗示思念之人的身份和相互之间的关系。”萦“即回旋缠绕。”不萦“即没有缠住(留住)。”垂柳“不仅是词人眼中的秋景,而又关离情别事——”柳“与”留“谐音,取”留住“之意。这句的意思是说,长长的柳条不再随风萦回把她留住。反而”谩长是,系行舟“。”谩“通”漫“,即”徒“、”空“,或者”徒然(仅仅如此)“之义。李清照的《渔家傲·记梦》中有”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其中的”漫“即是徒,空之义。”长是“即老是(总是)。意思是说,(你柳树枝条没有把恋人留住)仅如此总把我的行舟缠住,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这里。从表面看来,词人是在责备柳条系住了自己的行舟,实则表现了自己对恋人的思念,希望回到恋人的身边。可以说,词人带着这样责难的口吻写,不但再增添了”离人“的伤感,而且增加了”愁“层次,加深了”愁“的程度。

  在艺术上,首先,比兴手法的运用,使词作更形象、含蓄。其次,情景交融,提高了词作的审美境界。再次,字句不事雕琢,表现出通俗、明朗的语言特点。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