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山神的大山(六)-

时间:2021-04-05 来源:西陆文学网
 

    11

  暴雨给人们带来的忧伤被接二连三的大晴天很快就晒干了,院里的人们也很快恢复了往日的恬淡和悠闲。一天早晨,我看见大伯修好了从坪里通向别处的路,大伯用镢头挖出来的胶泥台阶路上又想起了水瓢碰水桶的“叮咚”声。
  白天的日子还是那么漫长,夏天山里的日头也分外明亮,树阴下也就显得格外凉爽。院场边的野草更加茂盛了。累累的核桃总碰着人们的头,核桃树叶的芳香整天在院子里萦绕着。我在树下一个人玩耍。我用木棍戳地上的小洞,扎出又白又胖的蛆喂鸡;我用掉在地上的还未成熟的核桃玩“摆家家”、垒尖塔;我把不同树上的叶子用棍子串起来惹三条狗……不过,我最爱做的事情还是上树看各种各样的树叶,树叶中我最喜欢的是杏树叶。杏子正是成熟的时候,,一棵棵巨伞般的杏子树,叶子密不透风,那些卵圆形的叶片有一个小小的叶尖,叶子的绿色是那样的浓厚,那样的惹眼,叶面是那样的平滑光洁。我早已过够了吃杏子的瘾,如今,金黄灿烂的杏子已不再吸引我。
  院场难边有一棵最大的杏子树,庞大的树冠遮住了半个院子,那树是大伯的。几天前大伯领着我摘过杏子。大伯用一根长长的木杆打杏子,我在地上捡。杏子不时砸在我的后脑后背上,生疼,杏子也烂了、扁了。看着我忙碌的样子,大伯一边挥动木杆,一边咧开长着一圈胡子的大嘴笑,他笑的时候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那是他的一只眼睛不好,但我却觉得那种笑是对我的嘲笑,我很不服气,便想找机会报复他。大伯眼睛不好,顾了看树上,就顾不了看地上。我捡了十几个烂熟的杏子堆在一起,然后冲着他喊“这边的黄”、“这边的大”,大伯便举着木杆一瘸一拐地顺着我指的方向走过来,突然踩在那堆烂杏子上,一个趔趄,眼看要摔倒了,他居然顺手把手中的长木杆往地上一拄,一条腿蹲下了,另一条腿却斜斜地滑了出去,整个身材斜斜地倒卧着,活像一头被捆在杀猪凳上的猪,大伯双手紧紧地抓着木杆,不想倒下去,但他怎么也站不起来,急得睁圆了一只眼看着我,那眼神有恼怒,有羞愧,也有乞求,我却笑得前仰后合。后来,我还是把他扶了起来,他一边大骂“他妈的男人”,一边抡起木棍要打我,我早已像一只松鼠一步蹿出老远,回头看他在树底下直喘粗气。
  奶奶是不许我上树的,因为上树我还挨过奶奶的打。不过爷爷是支持我的,大伯是支持我的,他们说山里的男孩子不会上树那简直叫不像话。”椒树底下”的“飞鬼”还教过我上树的方法,但“飞鬼”有点说话不算数,奶奶不让我和他在一起玩。有一回,“飞鬼”带我去爬一棵老白杨树,摸喜鹊的窝,他先爬上树顶,捡了个喜鹊蛋,他下来后要我往上爬,我按他教的方法爬上去了。爬到树腰时风一吹,树摇晃起来,我又惊又怕,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一动也不敢动,“飞鬼”却笑着一溜烟跑了,幸亏爷爷闻讯赶来,把我弄下树,找到椒树底下,把“飞鬼”狠狠骂了一顿。还有一回,“飞鬼”又哄我去偷四方院里人的柿子吃,我刚上树,它就叫来了大爷,秋熊把我弄下树来,给了我几个柿子,我却被大爷狠狠臭骂一顿,大爷还让秋熊把我交给奶奶,要奶奶好好管教我,奶奶便拿一根细棍满院场追着打我,幸亏秋熊又护着我,还劝说奶奶并不是我的错。虽说挨了骂又挨了打,但我从心底里感激四方院里人,恨死了“飞鬼”,我发誓不再找他玩耍。“飞鬼”找过我几回,都被奶奶骂走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到坪里来。
  我还是偷偷学会了上树,虽然免不了挨奶奶的打骂,但也能爬上四、五丈高的大树去摸喜鹊蛋,这种成功实在让我自豪不已。奶奶不为上树打骂我了,却因我摸鸟蛋的恶习常常斥骂我,她说我这个“坏家伙”不安好心,惊了喜鹊,糟蹋了“命儿子”,”“山神爷””会怪罪的。果真,凡是我摸过的喜鹊窝里,再也不见喜鹊,为此,我还悔恨了好久好久……
  奶奶骂得对。
  爬上大伯家的这棵杏树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树干上齐肩高的地方分出五个粗壮的枝活像伞骨,我抓住其中的两个枝,一耸身就上去了。浓密的树叶把我裹得严严实实。扁圆的叶片,小小的叶尖,那叶面看上去光滑,摸一摸却粗糙,怪不得爷爷经常让我用杏树叶搓洗脚后跟上的污垢。杏叶的颜色也怪武汉癫痫的专科医院,近看绿得发黑,远看绿中带蓝。杏叶筛碎了夏日的艳阳,零乱的光点在我面前乱晃。山风轻轻吹过,叶子“唰——”地全动了起来,它们调皮地抚摸我的脸,抚摸我的手臂,五脏六腑都被杏叶的清香浸润着。
  透过叶的缝隙,我看见院子被日头照得通明,大伯在台阶上打盹儿,大奶正眯着眼晒日头,她的塌陷的两腮一动一动的好像还在咀嚼着什么。一只公鸡带着一群母鸡现在院子里悠闲地散步、觅食。我觉得手臂上痒酥酥的,一看,一只大黑蚂蚁爬上来了,我把它小心翼翼地引领到树叶上时才发现,叶间还有许多虫子,有甲虫、有毛虫、有蛾子,它们或停歇,或爬动,或飞舞……看着看着,我便靠在树杈上香甜地睡着了……

    12

  黄褂老儿穿花衣,
  上油的核桃麦子梨。
  叶上开花漆巅子嫩,
  龙皮撒盐当归鸡。

  山里人说的“黄褂老儿”指的是黄鹂鸟。这首山歌的意思是说,黄鹂鸟换羽毛的时候,核桃瓣就上油成熟了,就可以吃了;麦子快成熟的时候,山里土生土长的一种个头小、味道鲜美的梨也就熟透了,黄澄澄地挂满枝头;山林里,一种叫“叶上花”的、山里人当作野菜的树叶正是好吃的时候;把漆树上的嫩叶采回来后,放到开水锅里翻搅几个跟斗,爆炒、凉拌,都是上等的野味;龙皮就是刺嫩芽,人们从浑身带刺的树上把它采回来,撒上盐,腌两天,用肉汤煮熟,也是极佳的美味。当当归长到小指头粗细时,和全鸡炖在一锅里,喝一碗鲜汤,活血祛毒,扶正壮阳。这都是三伯和奶奶告诉我的,我不太懂,但我却知道这些一定都是极好吃的东西。我真佩服这些山里人把吃揣摩得如此透彻,我也才明白三爸的鼎锅里为什么能四季飘香了。但有一点,我还是不太喜欢他,那就是他的脾气有点倔,如果他别动不动就训斥人,他确实是一个好三爸。
  山里人的庄稼比河坝里人的成熟的晚,山里人割麦子时已是农历六月底,七月初,河坝里正值盛夏,山里却是夏季刚刚来临。山里开始夏收了。
  山里人,铁打的脊梁,铜铸的肩膀,修房盖圈的木头他们扛回来,常年烧的柴火他们背回来,人吃的粮食和牲口吃的草料他们背回来。他们祖祖辈辈吃的都是自己的肉,喝的都是自己的血。他们把种子和圈肥背到村子下面的坡地里去种,收了庄稼又从坡下背上来打、晒,晒干了,他们又背到河坝里的水磨上去碾、磨,再把米、面背上山,这才变成他们碗里的饭。怪不得,我吃饭时夹饭喂大伯的狗,大伯总会毫不留情地臭骂我!
  我不喜欢跟大人们到门前下坡的地里去干活,一是那里荒疏不好玩,二是回来时我怕走那上坡的山路。顺着那条背水、背柴的平来平去的小路到林里去,是我最舒心的事。
  又是一个大晴天,奶奶要带我到林坡的地里去割麦子。全院人早早吃了饭,拿上镰刀、��枷、牛皮绳、麻绳和背架陆陆续续出发了。
  夏日的林间小路被两边的树木和杂草遮得越来越窄,叫不上名的野花星星般密密麻麻地缀在路两旁。不时有松鼠从路上“噌蹭�}”地蹿上树的高处、或躲进丛林、或爬上石崖,再回过头来,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看我们。林梢,成群的山麻雀、火焰雀、画眉、虎皮鹦鹉、黄褂老儿、背锅鸟、火燕子“扑扑楞楞”地飞来飞去,吵得不可开交。我们走在柔软的胶泥路上,路边,一丛丛茂盛的“佛手叶”和遍地的“驴耳朵”的叶面上有透亮的露珠滚落下来,打湿了我的裤脚和草鞋。一丛丛巨大的水蕨像一把把伞在草地上撑开。泥土和野草的清新味夹着温润的潮气向我们阵阵袭来。夹杂在马尾松林中的白桦的雪白的干十分惹眼,它们笔直的身躯高耸入云,披一身嫩绿的叶子迎着晨风和朝阳愉快地哗响着。
  不知不觉,就来到地边了。极平缓的一片坡地是一大块麦田。往上看,麦田的尽头,松桦杂生的山头隐藏在羊奶子一般的晨雾之中。我不明白,前一段时间那些麦苗为什么总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蓝色。我问过奶奶,问过大妈,问过二爸、三爸,奶奶和大妈妈说我看错了,二爸和三爸说他们以前也看见麦苗是蓝色的,但到了后来也看不到了,他们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一直很奇怪,那时,那地,我看见的麦苗为什么会是蓝色的……
  连云港癫痫病好的医院,一文看懂如今它们都黄了,在翠绿的松树、雪白的桦树干和白雾蓝天下显现着耀眼的金黄。见有人来,正啄食麦粒的鸟儿们轰然一声四散飞向林间,三爸的狗便机灵得像一支箭一般射向林间去,叫声是那样的清脆悦耳,其余的狗也凑热闹般一窝蜂地跟了过去,我以为它们是去追鸟,三爸却瞪了我一眼,纠正我的说法:有野物上他的套了!他便跟着狗跑过去。果然,他从林中拖出一只肥大的兔子。
  大人们稍稍休息了一会儿,站成一排,挥动镰刀开始割麦了,地里立刻传出一阵“沙沙拉拉“的声音。奶奶让我跟在她身后拾麦穗,我却很想学割麦子,奶奶说什么也不给我镰刀,她说我才开始学割麦子,跟不上别人,别人就会笑话干活不出力,队长还会说话的。我只好一边拾麦穗,一边看大人们割麦子的样子。奶奶和大妈她们并不比男人们差,她们先伸出右手,用镰刀把一片麦子揽过来,再用左手一把拉住麦穗脖子,右手一拉,“嚓”的一声,麦秆被整整齐齐割断,接连割两、三下,左手捏不住了,顺手往身后一放,继续往前割。我觉得她们弯着腰争先恐后地往前割麦子的样子好看极了,比我在河坝里看过的那些挂着电筒、拿着木棒、举着皮带的人跳的舞好看多了。
  劳动场面繁忙而有序,人们还是有说有笑,还有人在唱山歌,我没在意唱的是什么,我只觉得很随意的山歌夹杂在这种热烈的场面中,显得美妙无比。说话声、唱歌声、割麦声、鸟叫声、风声、树叶的哗叫声和远处溪水舒畅的流淌声全都融合在一起,在艳丽阳光下酝酿得比山里人的“扎杆子”酒还要醇。
  人们割着麦子,奇奇怪怪的事情便不断发生了。有人惊呼地里有一条大蛇;有人突然扔下镰刀满地追野兔子;有人用力甩出一根短木棒打向飞出麦地的野鸡;有人直起身来赞叹锦鸡飞起来时毛色是多么漂亮;有人用镰刀剜出了土里的山芋;有人幸运地碰上了几窝天麻;有人刨出了猪苓……队长气得嘴脸歪斜,口里也骂骂咧咧的,意思是这些“饿鬼”们不好好干活,到地里搞副业来了——提起搞副业,我又想起河坝里如果有人搞“副业”,晚上就会在社员大会上站在群众面前挨斗——在这里却不一样,大家谁也不理队长,还是一边割麦,一边大搞“副业”。不过,干活是不能耽误的,不到晌午时分,那么大的一块麦地就被“剃光”了。大家把割下的麦子扎成捆,背到坡下的一块打麦场上,休息片刻,队长一声令下,人们有挥动��枷,打起麦子来。男男女女随意面对面站成两排,两排人一进一退,两排��枷一起一落,��枷扇子被甩起来的时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不论男女老少,他们的动作都能保持得那样整齐有力,那么的协调一致。我真没想到奶奶和大妈的��枷打得那么好,几乎胜过了二爸、三爸。他们时而进,时而退,时而整齐地向右移,时而又整齐地向左移,他们这样移了两三个来回,满满一场的麦子就�o打好了。他们坐到场边休息,用手背抹去额上的汗,抱起漆桶美美地喝上一气凉水,另一些人用木杈把麦秆翻一遍,大家又排好队打一阵,再把麦秆挑到场边坎下去,把地上的麦子风干净,把秕麦粒和麦衣装进院场边的仓房里,那便是上山干活的牲口的饲料。队长把风好的麦子分给每人装一些准备往会背。山民们一天的公干就这样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当然还是干私活.
  明镜般的日头挂在当空,热乎乎的山风吹得人很舒服.风也扰动了山林,传来酣畅的“唰——唰——”声。二爸、三爸和村里的一帮猎手们给火枪填上火药,赶上猎狗,一眨眼消失在山林中。我真想跟他们去,但奶奶不让去,三爸也不同意,他们说万一碰上野物就不得了。不过,三爸还是给我吃了个“定心丸”,他让我和几个比我大得多的小伙子站在路口“堵交”,我不大愿意,但又没办法,只好听从大孩子们的指派,站在离山林最远的一个路口上。我以前帮大人堵过交,其实“堵交”就是站在水沟、泉边、路口惊扰、阻拦野物,我们也只是在听到枪响之后高声呐喊,帮猎手们把野物赶到围猎的地方。加入堵交的行列也是有好处的,猎手们一旦打到猎物,“堵交”会分到上等的好肉。可是,今天我实在不想“堵交”了,我早就想看一回打猎的场面,再说,那些大孩子们早已扔下我跑进林里看大人们放枪去了!
  奶奶他们正忙着捡干柴、掐猪草,顾不上管我了。我静静地坐在树癫痫的早期症状表现桩上,等待那惊心动魄的枪声响起来。但今天的枪声却迟迟没有响起来。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个人向另一片山林走去,我一眼就认出那是秋熊,自从他打了有胎肚的鹿,三爸他们就收了他的枪,也不再教他打猎的手艺。如今,他在跟一个铁匠在学打铁。这时他钻林干什么呢?我很奇怪,便悄悄跟了上去。我在林边赶上了他,原来他在掏窑,打算烧打铁用的“火糟子”,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在林边转悠起来。
  正午的阳光把树林照得白亮白亮的,连浓密的叶子都绿得发亮。看着那雪白的、笔直的枝干,我忽然想起大伯打杏子用的长木棍来——我为什么不去砍一根扛回去呢?
  我向秋熊借了柴刀,向林中走去。
  到了林里,我才发现那些树都是那么粗,那么高,我怎么也找不到一棵像大伯的木棍 那么细的桦树。往远处看,那里的桦树又细又高,等我走到跟前一看,那些树还是那么高、那么粗。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的眼睛跟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从远处看,哪一棵树都是又细又高的,林子里根本找不到那么高又那么细的树!不是高了太粗,就是短了太细,我为我自己的幼稚发笑了。我打算往回走。凭感觉,我一直沿着来时的路往前走,我想,只要我一直沿反方向往前走,就一定能走出林子。我用双手不断分开灌木的枝蔓和树木的枝丫,努力从林中往前挤过去。日头时隐时现,林子里的光线也时明时暗。走到树木茂盛的地方时,林子里会突然变得幽暗。越往前走,我越觉得眼前的林子越陌生,有时,我竟然找不到路在哪里。
  我站在一棵一抱大的桦树下看了很久,渐渐地,一种莫名的恐惧像漫天乌云般向我压下来,我这才意识到,林子里根本没有路!
  我迷路了。
  我记得,我进林的时候,日头正在当空,现在,日头光已斜斜地穿过林隙。我觉得我应该朝着日头下落的方向走,但我走了很久,前面依然是黑乎乎的林莽,松针发黑,桦树叶发暗。我从林梢望出去,斜阳把一座山头照得碧绿鲜亮,那个方向应该是东方,朝西方走,我一定会走出林子。我想。
  我继续往前走。
  天空的颜色慢慢变了,蔚蓝色变成了灰蓝色,灰蓝色变成了黑蓝色。要下雨了,我的眼前依然是莽莽苍苍的林子。
  我的心开始不安地狂跳起来,我隐隐地觉得将要发生什么。天色越来越暗,我早已不辨东西南北。一阵大风刮过,树木剧烈地摇晃起来,林涛滚过,林间哗哗作响。抬头一看,漫天蓝紫色的彤云迅速向山林压下来。我蜷缩在两棵根连根的白桦树之间,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几只松鼠惊慌地跳下大树,蹿入灌木丛,一只通体雪白的毛沟在离我不远处瞅了我几眼也转身跑了,两只美丽的锦鸡拖着长长的花尾巴从林中飞起,又落入林中。隐隐约约的,我听见几声计生微弱的、沉闷的枪声,枪声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那一定是三爸他们开始围猎了,我尽力寻找枪响的方向,但我找不到。枪声在山间来回反射后会拖得很长很长,变换着调子,滚向天边,消失在云际。我不知道三爸他们在哪里,他们肯定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害怕得不得了,我真后悔一个人钻到林子里来,我很后悔独自一人在林子里走了这么远,我也恨那些狠心的大小伙子们扔下我不管,我也恨秋熊——对,秋熊,它不是看见我进林子来了吗?它应该知道我在这里!他应该来找我,它应该告诉奶奶和三爸我在林子里!
  天上传来了一阵雷声,天空也变成了紫黑色,大块大块的云团翻滚着,旋转着,快速地移动着。树木在疯狂地摇着头、猛烈地晃着身子,我被两棵桦树紧紧夹住,又轻轻放开,然后再夹住,再放开。枯叶和草末乱飞,满世界都是“轰隆”、“哗啦”、“噼叭”的声音,我浑身发抖,脑子里也“嗡嗡”作响,求生的本能驱使着我放开喉咙大叫起来,那声音连我自己听起来都显得那么充满恐惧而苍白无力:
  “秋——熊——”
  “三——爸——”
  ……
  一阵猛烈的狂风淹没了我的喊叫声,我大哭起来。我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向我伸来,要把我撕扯得七零八散。我紧紧地缩成一团,不敢抬头,不敢睁眼,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绳子牢牢套住的青鹿,等待猎狗来嘶咬------
 辽宁癫痫病医院 “嗵------”
  “嗵、嗵------”
  这是什么声音?肯定不是雷声,雷声没有这么清脆,没有这么响亮,也没有这么短促,也没有和么清晰。这是枪声,这一定是三爸他们在放枪!我猛然抬起头来,抹了一把眼泪,静静地听着。
  “嗵——”
  “嗵嗵——”
  又是三声枪响,比前面的更大,更响,更清楚。枪声接二连三地传来,压倒了雷声,盖住了风声。我知道,他们放完一抢就要装填火药,我见过他们围猎时边跑边装火药的本领。他们的腰里都挂着一个生牛皮做的火药盒,他们把枪挎在脖子上往前跑着,右手摘下火药盒,往左手一递,右手熟练地掏出预先准备好的底火,迅速填进膛眼,合上“火鸡公”,又从药盒中倒出一盖儿火药,用左手倒入枪膛,“咔”地一下盖住药盒,挂回腰间,又从枪身上抽出一根捅条,将火药捣实,然后根据需要再填上铁砂或铁条来射杀不同的猎物。他们完成这些动作只是一刹那的工夫,跑不出十丈远,就可以放响这一枪了.
  枪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我已经能分辨出哪一枪是谁放得了。声音最大最响的当然是三爸的,发闷的是二爸的,尖声尖气而短促的一定是队长的,他的年纪较大,他拿的枪的枪筒比别人的短,也比别人的细,因而,他的枪发出的声音短促而尖厉。
  伴随着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的枪声,猎狗们亢奋而急促的叫声也响彻山林,它们高亢、粗壮的吠叫,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慰藉和温暖,我内心深处无边无际的恐惧被狗叫声往外驱赶着。我觉得那些狗叫声在冲着我来。果然,一阵悉悉簌簌的响声过后,三爸、二爸的两条大黄狗猛然出现在我眼前,接踵而来的便是队长的那条黑狗和别的几条狗。他们在我面前围成一个半圆,耳朵一律抿向后面,嘴向前伸出,朝我不停地叫着,两条黄狗的嘴里喷着腥气,唾沫星子都溅在了我的脸上。队长的那条狗的头上那块指甲盖儿大小的疤突然让我的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感,觉得自己真对不起它,但那狗没有丝毫要报复我的意思,它和别的狗一样,向我发出真诚的吠叫,它的眼神告诉我,它在全心全意地尽自己的责任,它在不折不扣地完成主人交给它的使命。它们一个比一个叫得卖力,叫得响亮!它们对我的半包围和它们的狂吠让我不再感到孤独:有狗来,就一定有人来!
  “嗵嗵——”
  “嗵嗵嗵——”
  枪声已在我附近接连炸响,震得我的耳心都痒痒的。随着每一声枪响,我的头,我得胸,我的脚、腿,还有一棵棵桦树,还有满地的枯枝败叶,乃至整个山林都随即颤动起来。这雄宏、威武的山林交响,让我感受到了一回重返人间的惬意!
  又一阵沙沙拉拉、哔哔剥剥的响声过后,最后一轮枪响随着被震落的树叶渐次停歇,猎手们依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它们的枪口上依稀冒着青烟,有人带着嘲弄的眼神朝我笑着;队长一直骂不绝口;二爸在咕隆咕隆地埋怨,意思是我耽搁了他挖药材;三爸阴沉着脸,一把拽起我——几乎是提起我向林外走去。二爸走在最后,一直小声地、牙关咬紧了骂我。那群狗一直在我的前后跳跃着,吠叫着。
  当猎手们带着我走出林子时,奶奶早已倒卧在路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满头满身草叶尘土。在一片责骂声,埋怨声,感叹声和如释重负的唏嘘声中,我已身不由己地跟着大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了。天色越来越暗,走着走着,雨点滴滴嗒嗒地掉下来了,奶奶刚给我戴上斗篷,雨又停了,雷声也渐渐隐去。天色实在太晚了,有人已点起了火把。奶奶牵着我的左手,捏得紧紧的,仿佛不捏紧我又会突然消失。这时,又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右手,我觉得那只手好好像风干了的几根树枝,极其粗糙,但异常温暖。我回头一看,是大妈。也许是担心我再出什么事,她也牵着我往前走。在昏暗的火把光的映照下,我看见大妈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天完全黑了,一条断断续续的火龙在林中蜿蜒前行。不一会儿,天空渐渐变得明朗起来,月亮也从东山顶上缓缓升了起来,那月亮大得出奇,足有奶奶晒粮食的簸萁那么大,奶奶说的月亮里的“桫椤树”和“高楼”也异常清晰。这时,我们走过的山林里传来野物们此起彼伏的鸣叫声。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